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_国产自拍在线观看_久久er国产免费精品

今日更新“0”部影片 共有“203262”部影片

黛芬學園淪亡記

类型:科學幻想

作者:www.hnyhpm.cn

简介:黛芬學園淪亡記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一本道免费视频第二区_黛芬學園淪亡記_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国产自拍在线观看,久久er国产免费精品,火热靓妹等你来看,国内愉拍自拍免费视频,海量资源在线播放,无需任何播放器可直接观看

黛芬學園淪亡記

(一) 美蓉  

黛芬學園這座位於山野間的漂亮學園, 是1所以嚴謹教學的女子貴族學校.  
期末考試剛結束, 暑假來瞭, 學生紛紛返鄉, 剩下空蕩蕩的校園和少數的老師.  

隔著圍墻, 我們可以望來1名穿著淡綠色套裝, 修長高窕的漂亮女老師, 她是美蓉.  
美蓉5官秀媚, 膚色是健康的古銅色.  
美蓉雖然隻是個老師, 傢景也不好, 但是卻1心1意想要嫁進豪門,  
但是在這個尼姑學校教書, 1點機會全沒有.  

講來學園, 學園的園長宛庭是1位女性, 聞講雖然出身平庸, 但是就是  
嫁給1位有錢的男士, 後到丈夫不幸意外身亡, 宛庭繼續瞭亡夫龐大的遺產,  
才創立瞭這座漂亮的學園.  
宛庭園長不僅人長得美, 復很有治校的長才, 短短幾年間, 學園已經成為上  
流階層的首先理想, 爭相送女兒到就讀. 惟獨最有錢或有勢的傢庭才幹擠得入  
到.  
  
美蓉和許多老師, 全以宛庭園長為模范.  

「唉~ 哪裡才有年輕, 英俊, 浪漫, 多金的男人呢~」  
美蓉在空曠的校園裡1邊散著步, 1邊想著.  


驟然~  
「請問, 是美蓉老師嗎?」  
美蓉歸頭1望, 身後矮墻外有位英俊, 西裝筆挺的男士正向她打招喚, 旁邊還  
停瞭1臺豪華的黑色大轎車.  
「您好, 我是馥秋跟學的叔叔.」  
馥秋是美蓉班上的學生, 美蓉明白她傢景非常的好.  
「你好, 請問有什幺事嗎? 」  
「哦, 馥秋她有些東西忘瞭帶歸傢, 留在宿舍裡, 不明白您可以帶我往拿嗎?」  
「這樣啊... 沒問題.」  
天上掉下到的帥哥哪有拒盡的道理? 美蓉沒有多想, 打開瞭圍墻邊的小門放他  
入到.  
「美蓉老師您好, 我啼由貴, 是馥秋最小的叔叔, 剛從歐洲留學歸到, 在傢族  
企業中任職, 這是我的名片, 請多多指教. 」  
(哇... 回國學人, 復在大企業任職...)  
美蓉心裡砰砰地蹦者, 帶著他到來宿舍, 因為放暑假瞭, 舍監有事出往, 兩個人就  
4下無人的入瞭空空蕩蕩的寢室.  
「這是馥秋跟學的寢室. 有需要我幫忙的嗎?」美蓉露出1個最迷人的微笑.  
由貴也歸以1個親切的微笑.  
美蓉望著他高而挺的鼻子, 望著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好清亮, 好璀璨, 似乎1  
個漂亮的深淵... 真是迷人啊... 時間彷彿漸漸的停止瞭...  
那深淵越到越大... 慢慢吞噬瞭她... 接著...由貴吻上瞭她的唇!  
美蓉想要抗拒, 然而由貴的氣息不曉為何如此迷人, 她才被封上瞭唇, 立即都  
身酥軟, 倒在他的懷裡...  
驟然... 美蓉覺得有1隻手正在揉著她聳立的雙乳... 美蓉想要低頭往望,  
可是眼睛和唇全被由貴牢牢的吸住, 1點也無法擺脫...  
「晤!」那隻手機靈地鉆入瞭胸罩裡, 美蓉的蓓蕾隻不過被捏瞭兩下, 整個人立  
刻天旋地轉, 眼冒金星, 體內的慾火熊熊的燃燒起到...  
「古怪... 我怎幺會這幺敏銳... 」  
然而由貴的雙眼和香吻似乎有1種魔力, 能攝住美蓉的心魂, 加上乳房峰頂不斷傳  
到的酥麻, 美蓉慢慢失往瞭思量的能力...  
驟然--  
「啊!...」  
原先, 由貴的手不曉何時已經撥開瞭美蓉的絲襪, 鉆入瞭美蓉的蕾絲內褲裡,  
美蓉隻覺得雙腿深處的荳荳被點瞭1下, 立即都身如遭電擊, 1股蜜汁立即洩瞭  
出到, 濕透瞭整條蕾絲內褲...  
(不能再這樣下往瞭!)  

美蓉這才略微蘇醒, 她這才發覺, 自己的襯衫, 胸罩, 裙子和高同鞋不明白  
什幺時候已經被脫瞭下到, 身上隻剩下內褲和絲襪, 還被由貴壓在床上...  
「放開我...」  
美蓉想要推開由貴, 卻發覺都身酥酥軟軟的, 1點力氣也沒有...  
幾次牽強集中精神想要使勁, 由貴立即在她下身的荳荳1點, 美蓉立即失往  
1切僅有的力氣, 淪歸他的魔掌... 而且陷進更深的慾火之中...  

不久, 美蓉已經完都喪失心智, 甚至開始扭動起豐滿的翹臀...  

由貴見時機成熟, 拉下美蓉最後的防線, 美蓉隻覺得花心1陣劇痛, 珍貴的  
處女血流瞭出到... 她已經是他的人瞭...  
漸漸的, 由貴開始徐徐的抽插起到...  
「啊, 啊.... 啊.... 」酥麻的電流開始包圍著美蓉, 很快的, 她忘記自己  
的身分和1切, 屈服於花心深處蔓延來都身的快感...  
美蓉隻覺得自己1路被插上窗外, 插上雲霄... 直來最後1擊, 1股暖流灌  
滿花宮... 接著就失往瞭都部的曉覺...  

  
美蓉醒到時, 發覺自己1絲不掛的躺在床上.  
「妳醒到瞭?」是由貴的聲音.  
美蓉望來由貴, 連忙夾緊雙腿, 用手遮住自己的雙乳. 「你... 我... 這是  
...怎幺歸事?」  
「妳已經是我的人瞭.」由貴笑笑.  
美蓉這才回顧起先前的事情, 不禁羞紅瞭臉.  
「我... 我怎幺會...」  
「怎幺會這幺淫蕩嗎? 哈哈哈, 妳中瞭我的迷魂催情術, 任妳是貞節烈女,  
也1樣會變成人絕可夫的蕩婦.」  
「什幺! 你,.. 你是什幺人?!」  
「我?哈哈, 我是要到制服妳們黛芬學園這些美女老師的淫魔貴公子啊~」  
「你... 」美蓉慌忙拉起床單裹住身子, 想要逃開...  
「啊!」正要走出房門, 花心深處驟然傳到1陣酥麻, 雙腿立即失往力  
氣, 跪瞭下到...  
「過到.」由貴平靜的講著, 然而美蓉修長的雙腿居然立即情不自禁的站瞭起到,  
走來由貴的面前...  
「我... 這是怎幺歸事...」美蓉想要後退, 卻發覺渾身1點也不聞使呼!  
「哈哈哈, 我的精血已經註進瞭妳的子宮, 操縱瞭妳的身體,從現在開始,  
妳整個人全由我擺佈, 成為我制服學園的最好工具.」  
美蓉想要喚救, 卻發覺連喉嚨也不聞使呼瞭,  
她嘴裡講出的居然是: 「是的, 我的主人.」  

(二) 清雯  

學園的1角, 我們可以望來1棟歐式的建造, 那是藝術學院.  
在其中1扇窗子, 我們可以望來1名文靜的女孩子正在彈鋼琴, 那是音樂老師清雯.  
除瞭修長的身材, 清雯不止儀表有著藝術傢的氣質和獨特的美, 也是1個優秀認真  
的老師和音樂傢.  
但是骨子裡的她, 卻是靠著不擇手段暗算鬥倒瞭許多跟學夥伴, 才爬來今天的  
位置....  

練琴練來1半, 有人敲著琴房的門, 清雯打開1望, 原先是美蓉和1名令人眼睛1  
亮的男士(由貴).  
「原先是美蓉老師啊, 有什幺事嗎?」  
「清雯老師, 妳不是講妳的琴很久沒調音瞭嗎?」  
「哦.. 是啊.」  
「這位是由貴先生, 他是我們學生的親友, 到幫學生拿東西, 正好他也會調音  
呢.」  
「哦? 真的嗎?」  
由貴很有禮貌的毛遂自薦, 「是的, 清雯老師, 請讓我試望望吧.」  
「哦... 那... 麻煩您瞭... 」誰能拒盡帥哥的熱情呢?  

出乎清雯意料之外的, 這名西裝筆挺的男士竟然和行傢1般地掀起琴蓋到.  

不1會兒, 由貴的右手在琴鍵上演奏起到,  
清雯1聞, 果真是不1樣瞭.  
「由貴先生, 想不來您真的有1手呢.」  
「是的, 我小時候學琴多年, 後到改行從商, 所以沒有能成為專業的演奏傢...  
但是向來有繼承訓練...」  
(真是有氣質的男人啊.) 清雯不自覺復對他多添瞭1份好感.  

兩個人聊瞭許多, 清雯頗有相見恨晚之感...  

「漂亮的清雯小姐, 請讓我為妳演奏1曲吧.」  
「哪裡, 我洗耳恭聞呢.」  

由貴開始演奏起1首不曉名的曲子到, 他的琴藝是那樣的好, 配上柔美的旋  
律, 連清雯也自嘆不如, 沉浸其中...  
  
「啊!...」  
由貴驟然伸出1隻手, 將清雯擁進懷中, 清雯看著由貴那俊美的臉龐, 晶亮  
的雙眼...  
清雯像著瞭魔似的, 情不自禁地在樂聲中, 摟住由貴的脖子, 讓由貴吻上她  
的唇...  
  
不曉是琴音還是由貴的吻實在是太醉人瞭, 清雯開始覺得天旋地轉, 意識漸  
漸朦朧起到...  
模糊中, 由貴的手似乎解開瞭她的裙子, 伸入瞭她的絲襪裡... 清雯想要伸手  
往阻擋, 可是整個人似乎醉瞭1樣, 無法動彈... 清雯想要夾緊雙腿, 然而  
雙腿也是軟綿綿的...  
「我怎幺瞭... 啊!」  
由貴的手攻佔瞭清雯花心的荳荳, 清雯不明白自己怎幺變得那幺敏銳, 由貴  
輕輕挑弄兩下, 清雯立即都身酥軟, 癱瘓在他的懷裡.  

原先由貴彈奏的是催情魔曲, 隻要片刻, 就能讓女性不自覺的動情, 身體  
會變得非常敏銳...體內的慾火也會開始燃燒起到... 隻要男人1碰, 就會  
情不自禁的獻身...  

這下清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瞭, 由貴手中的曲子開始變的狂野起到, 清雯隻  
覺得酥軟的身子開始發暖... 她殘存的理智想要壓抑, 然而由貴裙下的左手  
和琴音彷彿烈酒1般燒乾她的清明, 使清雯慢慢陷進慾看的深潭...  

由貴改變瞭旋律, 清雯發覺自己的雙手竟然開始情不自禁地開始拉下自己的  
蕾絲內褲和絲襪, 以及由貴的拉鍊... 雙腿也不聞使呼的分開, 開始去由貴的  
分身坐下往...  
「我... 我在幹什幺... 啊!」  
由貴把清雯1壓, 分身立即挺入清雯的花徑... 劇痛使清雯醒瞭過到, 然而  
為時已晚, 珍貴的鮮血流瞭出到, 她已經是他的人瞭.  
由貴立即吻上瞭清雯, 清雯給這1吻, 立即復莫名其妙地失往意識, 落進  
由貴的懷裡... 緊接著, 由貴開始漸漸搖撼身子, 清雯慢慢在樂聲中, 在自  
己的嬌吟聲中, 忘記1切...  
  
最後樂曲停止, 清雯隻覺得1陣暖流灌滿自己的子宮, 接著就失往瞭曉覺...  


(三) 傢葳  

學園的教師辦公室.  

不久以後, 1名穿著咖啡色套裝的漂亮女子入瞭辦公室. 她是傢葳老師.  
傢葳的皮膚白皙, 5官秀媚, 也是1名美人.  

話雖如此, 但她當年為瞭入這個學園, 卻是用絕手段. 傢葳仗著自己的外  
表溫和漂亮, 動員瞭許多長輩夥伴為她遊講, 沒想來等來她入進學園之後,  
立即將這些長輩夥伴棄之不顧.  
  
傢葳雖然是個國文老師, 表面上望起到文靜溫和, 但是曾經學習過中國武  
術和仙術, 因此暗地裡也是學園的安都人員之1, 掩護其他老師的安都.  

傢葳改作業改來1半, 卻見來清雯拿著1把小提琴入瞭辦公室.  
清雯也是個小提琴傢, 平時也常演奏.  
「清雯老師, 妳到拉琴給我聞嗎?」傢葳笑笑.  
「是啊! 放暑假瞭, 沒什幺事情, 就到晃晃... 在琴房1個人訓練, 挺  
無聊的講~ 指望不會吵來妳.」  
「不會啦, 感謝全到不及呢.」  
清雯拉起琴到.  
不曉怎的, 今天的旋律特殊柔美. 傢葳聞著聞著, 不禁出瞭神.  

直來她發覺有人站在她背後.  
雖然是1位溫文儒雅的男士, 傢葳還是後退瞭幾步, 「你... 你是...」  
「哦, 他是由貴先生, 是學生的叔叔.」清雯解釋著.  
傢葳這才鬆瞭1口氣. 「你好.」  
「妳好, 傢葳老師.」俊秀的臉龐真是迷人, 傢葳的心不禁蹦瞭兩下.  

然而, 傢葳是修道之人, 立即望出由貴身邊有1股淡淡的妖氣!  
「由貴先生, 你到這兒, 大概不是為學生而到的吧?」  

由貴笑笑, 「不然呢?」  

傢葳立即從桌上拿出1把太極劍, 擺開架勢,  
「講! 你是何方神聖! 有什幺妄想!」  

「哈哈, 傢葳老師果真道行不凡.」由貴仍舊很有禮貌地歸答著.  

傢葳衡量情勢, 這妖魔如此氣定神閑, 想必是有備而到, 不如先退  
1步, 找求增援.  
不料, 她這才發覺, 辦公室的門窗都給鎖上瞭. 沒辦法, 也惟獨硬  
著頭皮應戰瞭.  

「清雯! 快逃! 他是妖怪!」  
傢葳開始出招攻擊, 然而由貴身手機靈, 雖然隻閃不藏, 傢葳卻  
怎幺樣也近不瞭由貴的身.  

兩人就這樣交戰1刻鐘, 不明白是不是因為辦公室合上瞭門窗,  
傢葳覺得身子越到越暖, 但是復出不瞭汗.  
「這下不好... 清雯, 妳怎幺不走? 清雯?」  
清雯竟然還在那裡拉著她的提琴, 視若無睹.  

「1定是你! 你把清雯怎幺樣瞭?!」傢葳氣急敗壞地啼著.  
「哈哈, 清雯已經是我的人瞭, 用不著妳擔心, 妳還是擔心自己吧!」  
這時, 清雯的琴弓1拉, 1陣旋律飄到, 傢葳立即1陣暈眩, 緊接著  
修長的雙腿1軟, 裙下1股蜜汁流瞭出到...  
「催情魔音?!」  
「不錯! 不過演奏瞭那幺多樂章才發覺, 已經太遲瞭!」  
傢葳連忙掩上耳朵, 運起真氣反抗, 牽強再站起到, 然而此時由貴卻  
開始出招,傢葳要出手防禦便無法封住耳朵反抗魔音, 要封住魔音就  
無法出手防禦, 惟獨節節敗退.  
  
不久, 先前傳入耳朵裡的魔音已經令傢葳慾火難耐, 都身酥軟,  
惟獨不斷逃開由貴的攻擊, 毫無招架之力...  

情急之下, 傢葳心生1計...  

「嘩啦!」  
傢葳用高同鞋踹破玻璃, 從窗子滾瞭出往, 倒在走廊上.  
這時卻望來美蓉自走廊絕頭奔瞭過到.  
「傢葳! 妳怎幺瞭?」美蓉趕快奔上往扶起傢葳.  
傢葳轉過頭, 「有妖怪, 我們快逃!」  
「妖怪? 像這個嗎?」美蓉笑笑.  
等傢葳會意過到, 美蓉已經從背後用雙手罩住瞭傢葳的雙乳.  
「什幺?!」  
雙乳給美蓉1握, 傢葳隻覺得渾身立即酥軟無力, 接著, 都身的元陰  
和力氣不斷地被美蓉從乳尖吸走...  
「糟! 吸乳大法!」  
傢葳想要擺脫, 然而都身的力氣不斷流失, 加上雙峰傳到的酥麻, 不  
光是手臂沒有力氣, 連雙腿也慢慢站不住...  
「美蓉... 快放開我.. 美蓉...」  
傢葳掙紮瞭幾下, 最後還是被吸乾瞭元陰和精力, 攤在美蓉的懷裡.  

接著就是由貴的臉.  
「你... 你這惡魔... 連美蓉也... 」傢葳有氣無力地念著.  
「哈哈, 不錯, 接下到是妳囉, 我的小傢葳.」  
「你... 別想... 啊!」傢葳正抵抗著, 不料美蓉的玉手伸入她的裙下,  
原本已經中瞭催情魔音的傢葳, 隻被美蓉輕輕挑逗, 立即蜜汁橫流.  
「啊... 不要... 啊... 」傢葳想要逃開, 然而不1會兒, 她已經變  
成扭著臀往迎關瞭...  

美蓉輕輕脫往傢葳都身的衣裳, 將她抱歸辦公室, 放在桌上.  
傢葳稍稍恢又瞭神智, 想要起身, 然而耳旁立即傳到瞭清雯的琴音,  
傢葳想要伸手掩住耳朵, 可是手臂1點力氣也沒有... 不1會兒, 琴音  
已經操縱瞭她, 她雙腿不斷摩擦著, 雙手也開始揉起自己的美乳...  

由貴輕輕分開傢葳的雙腿...  
「不... 不要... 啊!」  
傢葳珍貴的處女血流瞭出到...  
由貴開始漸漸抽插起到, 傢葳無法再逃開, 惟獨任憑自己的靈魂陷進  
由貴漂亮雙眸的深潭裡.. 讓身體的快感沉沒1切...  
  
最後, 傢葳隻覺得1陣暖流註進子宮, 接著就失往瞭曉覺...  

  

(四) 廣鈴  

校園裡面的另外1棟辦公室, 我們可以望來深色套裝的廣鈴正在辦公.  
廣鈴是鵝蛋臉, 配上1頭長髮, 端莊可人.  
廣鈴原本是在銀行擔任理財專員, 講好聞是理財專員, 但是事實上, 卻是  
銀行的工具, 利用她的美色誘騙許多不認識金融市場的人購買各式各樣的基  
金和股票, 自己收取手續費, 將風險丟給客戶承受.  
後到有1年, 都球經濟不景氣, 許多客戶因而破產... 廣鈴惟獨逃離銀  
行, 藏來這間山野間的漂亮學校到教書, 並兼任總務的工作.  

忙著忙著, 清雯帶著1名西裝筆挺的男士走瞭入到.  
「呦! 清雯老師, 怎幺有空到這兒.」  
「妳不是講學校老尋不來人修理空調嗎? 給妳尋個帥哥幫手到瞭!」  
男士很有禮貌地, 「廣鈴老師妳好, 我啼由貴, 是學生的親友, 我聞講  
有些東西可以幫得上忙.」  
清雯靜靜溜來廣鈴身邊, 「單身有錢的大帥哥哦! 動作還不快點!」  
1聞來單身有錢, 廣鈴立即必恭必敬地站起到, 就像她以前擔任理財專員  
1樣. 「這個, 不好意思吧?」  
「沒合係的.」由貴笑笑.  

廣鈴望這個大男生似乎很好使呼, 復不用花錢, 立即把半哄半撒嬌地把他  
拉來空調有問題的教室往...  

由貴挽起袖子, 在天花板上忙瞭1會兒, 果真, 房間的風扇開始轉, 很快  
的空調就修好瞭.  
「由貴哥哥您真行, 這些水電工的工作也能駕輕就熟.」  
「哦, 這個沒有什幺啦, 學學就會瞭. 還有其他的地方有問題嗎?」  
廣鈴盤算瞭1下, 學園在荒山野地, 請人復貴, 不如哄哄這個傻蛋好人,  
啼他把都校4處給修1遍.  
「還有好幾間呢... 不明白能不能麻煩您... 好不好?...」廣鈴使出媚功  
到設法拉住他.  
「好的, 沒問題的.」  
(這個男人真輕易哄!)  

廣鈴哄著由貴1路由教室, 辦公室, 修來寢室往...  
(再尋傢廠商開個發票, 還可以賺1筆維修費...)  

「好瞭!」  
由貴修好瞭最後1間有問題的寢室.  
「真是太謝謝由貴哥哥瞭.」  
「妳在這等1等, 我往洗個手.」由貴把工具收好, 打掃乾凈.  
「洗手間在走廊絕頭右轉.」廣鈴親切地招喚.  

  
(修瞭不少間, 這樣可以撈來不少維修費用瞭.)  
廣鈴坐在寢室的柔軟的床上, 吹著寒氣, 開心地盤算著.  

等瞭好1會兒, 卻不見由貴歸到.  
「古怪, 他怎幺往那幺久呢?」  
廣鈴想起身望望, 然而不明白是不是坐得有點久瞭, 1站起到, 立  
刻1陣暈眩... 接著兩腿發軟, 倒在床上.  
她想要再起身, 可是4肢軟綿綿地使不上勁.  
「古怪... 我... 怎幺歸事... 」  
跟時, 不明白怎幺歸事, 雖然有空調, 可是身體卻發起不曉名的暖到,  
尤其是裙底的深處, 開始有1種不曉名的搔癢...  
  
不久, 房間的門開瞭, 由貴走瞭入到.  
這時候的廣鈴已經1手解開瞭襯衫的釦子, 撫摩起自己的雙峰到, 另  
1手則伸入瞭自己的裙下, 兩腿則不斷地摩擦著... 然而這些動作全無  
法消解身體莫名的饑渴...  
「望到廣鈴妹妹需要我呢.」  
由貴不由分講, 拉掉廣鈴的高同鞋, 1手抱起瞭她, 另1手則開始在  
她身上輕薄起到.  
「由貴哥哥... 你在幹嘛... 快放開人傢啦... 」  
廣鈴嘴上講著, 可是被慾火燒得不聞使呼的身體卻開始不自覺地扭動  
起到... 修長的雙腿無法自拔地更是勾上瞭由貴的腰...  

原先, 由貴在修理空調時在天花板上放瞭1點無色無味的催情迷香,  
寢室復是密閉空間, 女性隻要幾分鐘的時間, 就會都身酥軟, 欲火焚身,  
被任何男人制服.  
  
「既然廣鈴妹妹這幺殷勤, 哥哥我也就尊敬不如從命瞭!」  
廣鈴隻覺得自己的花徑口被什幺頂著, 這才略微蘇醒瞭1些, 「不要,  
不要啊...」 扭動著臀部想要藏開. 但是此時的她, 雙腿已被大大的分  
開, 絲襪早已被脫掉, 最後的蕾絲內褲也已經被拉下, 蜜汁早已流滿瞭  
床單... 1切為時已晚.  
由貴的雙眼1映進眼簾, 廣鈴立即像著瞭魔1般, 腦筋1片空白...  
「啊!... 」等她再蘇醒些時, 珍貴的處女血已經流瞭出到...  

由貴開始漸漸抽插起到, 漸漸燃燒起到的快感使廣鈴慢慢忘記1切, 開  
使放任自己慾看的烈火...  
  
最後, 廣鈴隻覺得1陣暖流註進子宮, 接著就失往瞭曉覺...  


(五) 雅雯  
  
在學園另1個角落, 教師的書房裡. 1名紫色套裝的漂亮女子.  

這是雅雯.  
雅雯雙眼璀璨, 笑臉可掬, 是讓人眼睛1亮的美女.  
雅雯雖然儀表望起到端莊秀媚, 事實上她可是個武林高手, 和傢葳1  
樣, 熟知武術和仙術, 暗地裡掩護這個學園. 論道行, 復比傢葳更高1  
籌.  

雅雯正望著古書, 驟然, 翻書時不仔細, 「啪!」書給撕往瞭1角.  
接著心口就蹦瞭1下.  
「這是不是不祥之兆?」  
雅雯立即卜瞭1卦.  
「不好! 有妖魔進侵學園!」  
雅雯來窗前去外1望, 學園隱隱約約好像有1股妖氣.  

雅雯立即撥電話給副學園長, 也是學園最高安都主任友珊.  
「妳也發覺瞭?」  
友珊的道行比雅雯更高, 稍早也發覺瞭不祥之兆.  
「雅雯, 我正在學園裡調查, 但是還沒有什幺發覺. 妳也往外面望1  
望, 有什幺狀況不要輕舉妄動, 立即歸報. 」  
「是的.」  
「這個妖魔能穿越學園外圍的防禦法陣, 自然不是普遍角色, 妳  
自己要多加仔細!」  
「我會的, 妳也要仔細!」  


雅雯到來教師辦公室, 眼尖的她在1張辦公桌上發覺瞭迷樣的黏液.  
「這是什幺?」  
想不來, 她1走近,那黏液立即像有生命1般, 朝她飛到! 雅雯連  
忙後退, 但黏液速度更快, 包上她的大腿, 眼望就要爬入她裙下...  
「啪!」  
1陣火光從眼前掃過, 黏液立即燒成灰燼.  

「雅雯! 妳還好吧? 有沒有怎樣?」  

1名白色套裝的漂亮女子在門邊浮現, 女子杏圓眼兒配上紅唇, 雖  
然儀態端莊, 但是略帶肉感的肌膚和帶著1點兇悍的眼神, 反而  
使見來她的男人會有1股想要制服她的沖動.  
  
原先是副園長友珊, 及時趕到相救.  
  
友珊年輕時追求者眾, 嬌縱蠻橫, 視男人如糞土, 石榴裙下的高同  
鞋不明白踩碎過多少傷透的心. 及至年長, 才稍稍收斂, 到此山野間  
修行說學.  

「還好有絲襪擋著, 這是什幺?」雅雯低頭望瞭望.  

友珊蹲瞭下到, 臉色大變, 「不會吧... 這下糟瞭.」  
「怎幺歸事?」  
「這... 似乎是我以前聞過的1種『情奴之精』... 但我也不確定,  
因為沒有人真正見過...」  
「那是什幺?」  
「那是男性的1種妖法, 據講修練來某個境地後, 隻要將自己的精血  
註進女性的子宮內, 就能操縱女性的肉體和心智, 變成他的奴隸.」  
「天啊... 好可怕...」 雅雯後退瞭好幾步. 「難怪沒有人見過, 見  
過的人大概全已經被操縱瞭吧.」  
「是的, 但是這種妖法已經幾百年沒有聞聽瞭. 想不來現在卻浮現在  
學園裡... 更麻煩的是, 望這個樣子, 很可能已經有人受害...」  
「那怎幺辦呢?」  
「雅雯, 妳先不要聲張, 免得引起恐慌. 先把大傢集合起到, 免得有  
人落單, 然後1個1個檢查, 望望有沒有人中瞭妖法. 」  
「好的.」  
「我先歸往報告宛庭園長, 妳就講園長要開會, 請大傢來會議室往.  
萬1碰到妖魔, 立即歸報, 千萬不要單獨同他交手. 」  
「我明白瞭.」  

雅雯到來總務處想要廣播, 轉念1想, 這樣可能會驚動妖魔, 復覺  
不妥.  
驟然, 手機響瞭.  
「雅雯嗎, 我是廣鈴, 我正在外面淋花, 妳到尋我嗎?」  
雅雯看向窗外, 遙處的花園有個小人影正同她招手. 「是的... 園  
長講要開會, 我想通曉大傢, 但是廣播有點吵...」  
「沒合係, 我幫妳打電話吧!」  
「真的嗎? 麻煩妳快些, 因為有點趕. 」  
「好的, 我即將歸到. 對瞭, 妳可以往監控室, 那邊可以望來都校  
的監視攝影機, 還有電話可以打, 就不怕尋不來人瞭, 這樣比較快講.」  
「對哦! 真是好主意!」  
「監控室的密碼是 六五三三, 快往吧!」  
  
雅雯連忙到來監控室, 先鎖上瞭門, 然後開始操作起到.  
「好, 到望望你這妖魔藏在哪裡.」  
然而, 望瞭半天, 望到望往, 實在也望不出什幺. 每個老師全好端  
端的在螢幕前到到往往, 沒有任何可疑的人或事, 就像什幺事全沒有  
發生過1樣.  
雅雯不明白由貴早已操縱瞭廣鈴, 整個校園的大大小小全是廣鈴的  
職掌, 因此顯然能容易地避過校園4處的監視器, 更不要講許多早已  
開始1個1個被動過手腳.  

「古怪... 沒有任何狀況? 好吧, 先通曉大傢開會.」  
雅雯拿起電話筒, 想不來按瞭半天, 1通也打不出往.  
「怎幺歸事?」  
拿起手機, 手機也不通瞭!  
雅雯連忙起身, 想要離開房間, 不料房門卻卡住瞭!  
「糟糕! 居然被困在這裡!」  
雅雯使勁復拉復撞, 然而儘管她武功高強, 1名女子也無從逃出  
這銅墻鐵壁...  
「先鎮靜下到.」雅雯吸瞭1口氣, 坐瞭下到.  
然而講也古怪, 剛才還不覺得, 這歸不曉怎幺搞的, 臉上身上居然  
發起燒到. 裙底深處更是莫名其妙的開始傳到1陣搔癢.  
雅雯不自覺地摩擦起雙腿, 隔著絲襪, 肌膚傳到陣陣的快感.  

「不好瞭!」  
雅雯驟然覺悟, 這是個陷阱. 她閉上雙眼, 念瞭念咒語, 再睜開  
眼睛, 立即花容失色!  
「糟糕! 這房間全是催情魔香!」  
這下糟瞭, 中瞭妖魔的圈套.  
再這樣下往, 自己就是下1個被害人.  
雅雯連忙望望房間周圍, 有沒有什幺方法可以脫困或是求救.  
「有瞭!」  
雅雯移到椅子, 然後拉斷電腦和監視器的電線, 設法在天花板上  
的火災警報器前引燃火花.  
這方法果真有效, 立即有鈴聲響起, 天花板的灑水器也立即發揮  
效果, 冰涼的水花從天而降, 立即把雅雯澆個渾身溼透, 玲瓏的曲  
線露瞭出到... 不過她也管不瞭那幺多瞭.  

門開瞭!  
雅雯連忙去外逃, 不料卻撞上瞭什幺, 抬頭1望, 是1名英俊的  
男士, 他的眼睛好美...  

「糟糕! 攝心術!」  
雅雯發覺時已經慢瞭半拍, 隻覺得自己的雙峰已經罩上瞭兩隻溫  
熱的大手, 緊接著身體的元陰和力量不斷地自乳尖流失!  
「糟! 吸乳大法!」  
雅雯連忙扭動身子, 然而那大手1捏, 方才已經中瞭催情魔香的  
她立即渾身酥軟, 兩眼發黑, 根本無法逃脫...  
「你... 快放開我...」  
隻見雅雯的掙紮越到越微弱...  
最後, 他放開瞭她的雙乳, 雅雯想要再掙紮, 卻發覺自己的元陰  
已經被吸得1點全不剩瞭...  
雅雯擺動大腿, 想要偷襲他的下身, 沒想來正要使勁, 兩腿間突  
然傳瞭1陣刻骨銘心的酥麻... 她惟獨立即倒在他懷裡...  

「對瞭! 我還有守身內褲!」  
雅雯驟然想來, 自己為瞭安都, 尋常全穿著經過法術加持的蕾絲  
內褲, 可以抵擋妖魔和男性的進侵.  
然而, 想不來他伸手輕輕1拉, 那蕾絲內褲就隨著絲襪褪來瞭她  
的腳踝, 隨著高同鞋1併掉來地上...  
「你... 怎幺可能...」  
「哈哈, 剛才溼透妳都身上下的是破法水, 妳的守身內褲已經失  
效瞭!」  
「你... 」雅雯食瞭1驚, 這下最後的防線也攻破瞭.「啊!...」  
他將手指伸進雅雯的花徑, 雅雯立即不爭氣地噴出瞭1股蜜汁.  
「除瞭破法水以外, 還有催情魔水, 好好享受吧. 我的小雯雯.」  

雅雯這才發覺都身像火1樣地燒起到, 雙手不曉何時已經勾上瞭  
他的脖子, 雙腿更是攀上瞭他的腰...  

接著, 眼中是他俊秀的臉龐和晶亮的雙眼...  
「雅雯, 妳雖然想要抵抗, 事實上, 妳更想要1個可以制服妳的男  
人...」  
「我... 不想...」雅雯明白這是攝魂催情術, 然而他講中瞭她  
心底的話... 令她心神蕩漾...  
雅雯趕快閉上眼睛, 然而他卻吻上她的唇... 雅雯再也無法抗拒1  
切, 殷勤地擁吻起到...  
雙腿間的火是越到越難耐瞭...  
由貴分開雅雯的雙腿, 雅雯靦腆地想要夾緊, 然而由貴暖和的大手  
和自己體內的渴求, 讓她失往瞭最後的反抗...  
「啊!...」  
由貴入進瞭雅雯的身體, 雅雯的處女血漸漸流瞭出到...  
由貴開始漸漸抽插起到, 失往貞操的雅雯慢慢也舍棄瞭1切矜持,  
開始任憑慾火在兩人身上狂燒...  
  
最後, 雅雯隻覺得1陣暖流註進子宮, 接著就失往瞭曉覺...  



(六) 紀蓉  

友珊歸來園長室, 向宛庭園長報告.  

宛庭是個高雅端莊的古典美人兒, 加上學佛修行, 更使她有如天上  
的仙女1般清麗脫俗.  
  
事情比剛剛更糟, 學園對外的電話線已經被切斷瞭.  
  
「我們會想辦法的, 請園長放心.」友珊講.  

「難道... 這真的是劫數...」  
宛庭迷人的細高同鞋在地毯上往返的踱著方步..  

「什幺? 難道您明白什幺嗎?」  
宛庭這才告訴友珊, 原先學園在創立時, 曾經有1個預言, 講是  
十年後的夏季會有大劫, 算算剛好也是今年. 但是為瞭幸免人心不  
安, 董事會向來封鎖消息.  
  
「我們今年特殊提早放暑假, 為瞭也就是這個... 我本到想週末  
就合閉學園1陣子, 沒想來事情到得這幺快....」  
「那怎幺辦呢?」  
「把大傢集合起到, 趕快合閉學園離開吧.」  
「可是... 學園不能沒有人望守...」  
「學園全是女性, 誰能留下到望守呢? 財物次要, 還是大傢的安  
都要緊...」  
宛庭真是個好園長. 友珊暗想.  
「友珊... 妳往通曉我的秘書紀蓉, 車庫裡有1臺特殊的轎車,  
經過法師加持, 可以阻擋妖魔. 妳尋可靠的人護送她, 請她立即開  
我的車下山, 向我在佛寺的老婆婆師父求救. 然後絕快把大傢聚集在  
1起, 期待救援. 」  
  
「是的! 我即將往辦!」  

友珊到來紀蓉的辦公室. 紀蓉是1個溫和婉約的漂亮女子, 皮膚  
白皙, 配上精緻的臉蛋, 彷彿1個漂亮的瓷娃娃.  
紀蓉不但賢慧細心, 而且也很有辦事能力. 但是她和其他老師1  
樣, 總是想要攀上枝頭變鳳凰.  
  
友珊把事情告訴瞭紀蓉.  
「天啊... 真可怕... 」紀蓉秀媚的臉龐上蒙上1層陰影.  
「不要緊的, 我尋人護送妳.」  
然而卻聯絡不上雅雯.  
這時候, 桌上的電話響瞭. 居然是傢葳打到的.  
「聞講學園發生瞭事情?」  
「是啊, 傢葳. 妳打到的正好.」  
友珊把事情如數傢珍的告訴瞭傢葳. 她想傢葳畢竟武術底子不差,  
總是比較可靠1點. 情況危急, 也管不瞭那幺多瞭.  
「妳可以幫我護送紀蓉下山嗎?」  
「好的, 沒有問題. 我往樓下等她.」  

紀蓉穿上灰色套裝, 到來樓下, 傢葳已經在1旁等著她瞭.  

兩人到來停車場, 傢葳的車已經發動瞭. 她開的是1輛箱型車.  
兩人尋來瞭那臺轎車.  
「妳開這臺車, 我開我的車在後面同著妳. 有兩臺車比較保  
險.」傢葳小心望望車子, 確定裡面沒人.  
「好的.」  
「這是對說機, 有狀況立即告訴我. 啊, 我忘瞭, 」傢葳歸來  
自己車上. 拿到1個紙盒, 「這是盈如老師剛烤的夾心餅乾, 先  
食1兩個吧. 要趕路瞭. 」  
  
盈如是學校裡的老師兼廚子, 她的菜餚和點心可是令人歸味無窮.  
正巧午餐時間快來瞭. 興趣美吃的紀蓉忍不住打開, 「好香啊!」  
忍不住食瞭1塊, 復再食1塊.  
「上車食吧! 我們要出發瞭.」  

紀蓉徐徐地開著車出瞭校園, 望著照後鏡裡傢葳的車同著她.  
車上瀰漫著餅乾的香味, 「盈如老師的手藝復精入瞭!」紀蓉忍不  
住食下1塊復1塊. 不曉不覺把整盒餅食光瞭.  

可能是食得有點飽吧, 紀蓉開始覺得身子發暖, 跟時頭也有點暈  
起到...  
「要振作1點!」  
紀蓉下意識地伸手觸瞭觸大腿, 隔著絲襪, 淡淡的快感從肌膚傳  
到, 神智好像蘇醒1些瞭.  
然而眠意很快復襲到, 紀蓉隻好靠著輕輕挑逗自己保持精神, 不  
曉不覺, 纖纖玉手已經入瞭裙子...  

「啊!...」  
紀蓉的手指遇到自己的陰核, 不明白今天怎幺這幺敏銳, 都身立  
刻震瞭1下, 紀蓉隻覺得眼前1黑, 接著1股蜜汁噴瞭出到, 溼透  
瞭整條蕾絲內褲...  
沒想來這1分神, 「碰!」 車子撞上瞭路邊的樹.  

好在有安都氣囊, 紀蓉毫髮無傷.  
紀蓉趕快下車, 後面的傢葳也停瞭瞭下到. 「別管瞭, 時間要緊,  
搭我的車吧!」  
「好的.」  
紀蓉轉身想要上車, 不料被撞來的樹驟然伸出藤蔓, 捲住紀蓉的  
纖腰.  
紀蓉想要掙紮, 身子已被騰空捲起, 高同鞋已經離開瞭地面.  
「傢葳! 救命啊!」 紀蓉被舉來空中, 修長的雙腿慌亂地揮舞著.  
這時, 隻見白光1閃, 藤蔓應聲而斷, 紀蓉的身子也落瞭下到,  
正好落在... 1個暖和的懷抱裡.  
紀蓉抬頭1望, 是1位西裝筆挺的紳士抱住瞭她呢. 他的5官好  
俊秀, 眼睛更是美麗.  

「紀蓉小姐, 妳還好吧?」  
「我還好, 你是...」  
傢葳奔瞭過到, 「這是我請到的幫手, 我的師兄由貴.」  
「由貴先生嗎? 真是謝謝你.」  
「這裡可能已經被妖怪佔領瞭, 我們快走吧!」  
由貴抱起紀蓉上瞭傢葳的箱型車後座, 傢葳油門1踩, 車子飛也  
似的沖瞭出往.  

不明白怎幺搞的, 今天下山的路似乎特殊長.  
紀蓉躺在由貴懷裡, 覺得好暖和, 好爽... 她從小就夢想有  
白馬王子到救她, 然後她愛上他...  
「還好嗎?」  
「我... 還好, 隻是頭有點暈...」紀蓉覺得身子比剛剛更暖瞭,  
在如此英俊的夢中情人懷裡, 體內的無名火燒得她快要發狂, 但是  
她難以啟齒.  
由貴觸瞭1下紀蓉的手腕. 「糟糕, 妳可能是中瞭那棵妖樹的妖  
氣...」  
「真的? 那怎幺辦呢?」  
「這... 我吹1口真氣至妳口中, 應該可以解毒, 不過妳是女孩子  
...」  
「沒合係的, 我相信由貴先生是個正人君子.」  
紀蓉輕輕地張開瞭朱唇.  
「好的, 請原諒囉...」  
由貴的唇溫和地靠上紀蓉的唇, 沒想來紀蓉再也把持不住, 抱住  
由貴就是1陣狂吻, 接著雙腿也攀上瞭由貴的腰...  
  
原先紀蓉剛剛食的餅乾早已被下瞭猛烈的催情藥, 現在藥性完都  
發作, 原本端莊文靜的紀蓉馬上變成1個蕩婦...  
  
「天啊, 我怎幺會變成這樣... 」紀蓉心底最後的理智還在掙紮  
著...  
可是當由貴暖和機靈的指尖攀上瞭她雙乳的寶珠和裙下的荳荳之  
後, 不1會兒, 紀蓉已經失往1切清明, 變得像野獸1邊瘋狂, 主  
動撕開瞭由貴的上衣, 裙底的蜜汁噴得來處全是...  
  
「不... 快......快點入到...」紀蓉已經神智不清瞭.  
由貴哪會如此折磨美人, 立即拉下紀蓉的絲襪和蕾絲內褲...  

「啊!... 」紀蓉珍貴的處女血流瞭出到...  

由貴開始漸漸抽插起到, 在痛楚之後, 紀蓉體內的慾火復更強烈地  
燒瞭起到...  
  
最後, 紀蓉隻覺得1陣暖流註進子宮, 接著就失往瞭曉覺...  
  



(七) 盈如  

友珊在辦公室內打瞭半天電話, 但是打遍整座學園, 就是尋不來人.  

惟獨廚師盈如老師帶著午餐到來辦公室.  

盈如身材略微豐滿, 但仍舊不失性感. 配上1張漂亮的娃娃臉, 曾  
令許多男人為之傾倒.  
盈如自小深得長輩厚愛, 然而為瞭高薪, 仍舊拋下年邁的父母, 遙  
赴學園任教.  

「盈如, 妳1路上有沒有望來什幺人?」  
「有啊, 清雯在練琴, 廣鈴和美蓉在淋花, 大傢全很好啊.」  
「妳明白要開會嗎?」  
「明白啊, 雅雯通曉我的.」  
「那她們怎幺還不到?」  
「她們正在路上, 或是往尋人瞭.」盈如1面歸答, 1面打開手上的  
餐盒, 菜餚的香味立即傳遍整個辦公室. 「用餐時間來瞭, 先食東西  
吧! 食飽才有辦法解決問題.」  
「我還不餓.」  
「那先飲杯果汁吧.」盈如拿出瞭1杯果汁, 「對瞭, 廣鈴講妳的電  
腦上個月才裝瞭遙端監控系統, 可以望來都學園, 但是還沒測試驗收.  
講不定能有些幫助.」  
「對哦! 我全忘瞭.」友珊趕快奔來電腦前面. 「午餐先放辦公室,  
等大傢來齊再開動吧. 」  
「好的.」 盈如離開瞭.  
  
友珊尋來監控程式, 1面飲著果汁, 1面望著螢幕, 但是望到望往  
也望不出什幺到, 學園裡大傢全同尋常1樣過著日子.  

驟然, 友珊的手肘碰瞭1下桌子, 果汁灑瞭出到, 噴來瞭桌上的銀  
湯匙.  
沒想來湯匙即將變成藍色!  
「什幺!」友珊大驚!  
這特別的銀湯匙是她父親送給她的, 專門用到偵測迷藥, 春藥之類  
的, 用到防止如花似玉的友珊被人下藥. 藍色表示這果汁被人下瞭  
淫毒.  

友珊趕快隻得服下隨身的清心散, 並運功逼毒, 1刻鐘後, 逼出瞭  
不少毒, 但還是有1些已經入瞭臟腑.  
  
沒想來這淫毒後勁很強, 友珊隻得用真氣壓制著它, 牽強操縱住局面.  

友珊走來會議室, 盈如仍舊在那裡張羅著午餐.  
友珊趁她不備, 從脖子上拍瞭她1下, 盈如便昏瞭過往.  

「難道.. 盈如已經被操縱瞭?」  
友珊打開抽屜, 拿起「問心符」, 燒成灰後和水灌進盈如口中, 然後  
拔下3根她的頭髮, 丟來1碗水中.  

水中立即現出瞭盈如的回顧....  

xxx  

盈如正在廚房裡做著點心, 接著, 美蓉走瞭入到.  
「美蓉, 妳復往園子裡采瞭菜嗎?」  
「是啊, 到給妳加菜用的呢!」拿出瞭1束香草.  
「這是什幺香草? 我怎幺沒望過?」盈如好奇地問.  
「嚐嚐望.」  
盈如切1小片嚐瞭1口, 「嗯! 這香味甜戀戀不舍醇, 濃而不烈, 1定是上好  
的調味料. 哪兒到的?」  

「學校外面的森林裡尋的呢. 有個烹飪大師帥哥指點我.」  
「帥哥? 真的嗎? 在哪裡?」  

隻見1位西裝筆挺的帥哥走瞭入到, 「盈如老師妳好, 我啼由貴,  
聞講妳是個烹飪高手, 特地到請教呢.」  
「哪裡, 哪裡.」  
兩個人交換瞭許多烹飪的經驗, 盈如傢裡的男人從到不做傢事,  
因此不自覺地對由貴產生好感.  

「午餐時間快來瞭, 我該準備瞭. 美蓉, 妳往通曉大傢吧.」  
「請讓我到幫些忙吧!」由貴毛遂自薦.  
  
原本廚房重地, 盈如是不讓任何人到插手的, 但是沒有女人能  
拒盡帥哥做傢事.  

由貴俐落的身手, 很快就幫忙張羅出1樣樣菜餚.  

「飲1口湯望望吧! 加瞭剛才的香料.」  
由貴把杓子端來盈如眼前, 那香味實在令人難以抗拒, 盈如顧  
不得滾燙, 整口飲下往...  
「嗯...」美味留在口鼻, 久久不往...  

盈如不明白是不是剛才的湯太暖瞭, 整個身子開始滾燙起到...  
由貴從背後1把抱住她, 盈如不曉怎幺搞的, 雙腿立即1陣酥軟,  
站立不住, 就倒在他懷裡... 緊接著雙唇被他1吻, 整個人立即  
失瞭魂地, 沉浸在他的殷勤中...  

直來冰涼的桌巾貼上肌膚, 盈如才發覺自己的裙子和蕾絲內褲  
已經被脫下瞭... 揮舞著雙腿想要逃開, 然而高同鞋已經不見瞭,  
踩不來地面... 緊接著由貴的身子壓瞭上到, 盈如正要推開,  
然而目光1接摸來由貴的雙眸, 她立即復失往瞭意識...  

「啊!...」  
盈如再歸過神時, 鮮血已自花心中流瞭出到, 她已經是他的人瞭.  
由貴開始漸漸抽插起到, 在痛楚之後, 盈如整個人開始漸漸融化,  
漸漸地被體內的慾火和兩人之間的暖度, 鼎沸起到...  
  
最後, 盈如隻覺得1陣暖流註進子宮, 接著就失往瞭曉覺...  


xxx  


友珊望來這裡, 驟然1陣暖流自裙底傳到, 接著整個蕾絲內褲和  
絲襪全溼透瞭...  



(八) 友珊  
  
「唉呀, 糟瞭.」  
友珊這才想起自己的淫毒未解, 怎能望這個春宮呢?  
身上的淫毒再也壓制不住, 雙腿不聞使呼地開始摩擦起到, 蜜汁  
也不斷流出... 向來滴來高同鞋上...  
絲襪下的美腿越到越酥軟, 慢慢支持不住...  
友珊隻得牽強坐歸椅子上... 雙手無法操縱地撫摩起雙峰和裙下  
到...  
「嗯... 啊... 啊!.... 」  
不曉不覺洩身瞭好幾次, 這才覺得體內的慾火慢慢消瞭.  

友珊歇息瞭好1會兒, 才牽強恢又精神, 趕快脫下沾滿蜜汁的  
絲襪和蕾絲內褲.  
這絲襪和蕾絲內褲是有法力的, 原本是用到掩護友珊不受男人  
強奸, 剛才才為瞭妖魔到襲而換上的, 然而現在沾上自己淫蕩的  
蜜汁, 便失往瞭法力.  
「真是糟糕, 這個緊要合頭, 卻失往瞭兩樣法寶.」  

友珊來拿出鑰匙, 打開1旁櫃子的抽屜, 拿出瞭另外1套普遍的  
蕾絲內褲和絲襪到換上.  
  
房間傳到敲門聲. 「友珊! 我是雅雯!」  
友珊趕快開門.  
  
「友珊, 我們開校車, 快離開這裡吧.」  
雅雯講著, 身後是園長宛庭, 還有清雯和廣鈴.  
「其他人呢?」  
「其他人可能是已經被妖魔操縱瞭, 不見瞭蹤影... 咦, 盈如怎  
幺倒在這裡?」  
友珊把剛才的事情告訴瞭她們, 但沒講自己中毒的事, 怕她們擔  
心.  
「天啊... 想不來妖魔的勢力已經來瞭這裡...」廣鈴驚道.  
「這沒辦法解嗎?」 清雯問道.  
「這... 我也不會解. 」友珊無奈地歸答.  
「我們還是快走吧.」 園長宛庭下令. 「情況緊急, 等我們尋來  
援軍, 再歸到救剩下的人.」  


幾個人到來停車場, 尋來1輛小巴士.  
「雅雯, 妳到開車.」友珊講.  
「好的.」  

明明是午餐時間, 校園卻籠罩著1片黑雲, 幾乎望不見手指. 得  
開燈才行.  


雅雯開著車, 宛庭, 友珊, 廣鈴和清雯(帶著她寶貴的提琴) 4  
個人坐在後面.  

今天的山路不曉怎幺那幺長.  

車裡的氣氛很緊張, 清雯開瞭口, 「我到為大傢演奏1曲吧.」  
「也好.」友珊講.  

清雯拉起1首祥和的曲子, 彷彿安魂曲般的寧靜, 讓大傢的心漸  
漸平靜下到...  
校園慢慢在窗外遙往, 妖魔好像也不再那幺可怕瞭...  
不久, 廣鈴和宛庭入進瞭夢鄉, 友珊也覺得眼皮越到越重...  
  


驟然, 車子震瞭1下. 友珊醒瞭過到.  

想不來睜開眼睛, 除瞭宛庭以外, 車上其他的人全不見瞭! 前  
面開車的雅雯也不見瞭! 換成1個西裝筆挺的男士.  

「怎幺歸事?!」  
友珊奔來駕駛座旁, 隻見1名英俊挺秀的男士在開車, 透過照  
後鏡, 可以望見他俊美的5官和雙眸, 那眸子非常璀璨漂亮...  

「糟糕! 攝心術!」  
友珊警醒過到時, 已經晚瞭1步, 下體傳到1陣酥麻, 原先  
由貴的1根手指已經插進瞭她的花徑!  

友珊連忙想要逃開, 然而由貴把手指1轉, 友珊立即兩腿酥軟,  
眼冒金星...  
更可恨的是, 她越掙紮, 下體傳到的快感就越猛烈...  
友珊集中精神, 伸手想要推開他的手, 不料他把煞車1踩, 友  
珊整個身子立即去前摔, 接著給他1把抱進懷裡...  
  
友珊趕快使勁想要推開他, 然而由貴1口吻住瞭友珊.  
友珊想要掙紮, 但不曉為何, 隻是這樣輕輕1吻, 整個人立即  
都身酥軟發燙, 緊接著1股暖流沾濕瞭自己的蕾絲內褲... 由貴  
把手去她裙下點瞭兩下, 友珊立即天旋地轉, 渾身無力...  

「小美人兒, 中午的果汁是我請盈如特地為妳調製的, 裡面的  
『永恆之愛』是沒有解藥的, 每1個時辰妳全會需要男人的愛  
...」  
「你... 你這個妖魔!」友珊破口大罵, 然而裙底卻不爭氣地  
在他暖和的手之下, 流出瞭更多蜜汁... 雙腿更是無法操縱地  
纏上瞭他的身子...  
「男人不壞, 女人不愛啊...」由貴笑笑, 把手1轉,  
「啊!...」友珊猛1弓起身子, 陰精洩瞭出到.  

由貴把友珊抱起到, 到來後座, 宛庭仍舊昏倒在那裡.  

由貴把她溫和地放在座位上, 開始溫和地拉下她的裙子...  
然而友珊生性好強, 怎樣也不肯屈服, 不斷揮舞著雙腿, 想要  
阻撓他.  
由貴惟獨把她的手放來她的身下壓住, , 然後1隻手鉆入她  
蕾絲內褲底下, 黑森林裡的小荳荳... 友珊的雙腿這才失往反  
抗的力量, 讓他溫和地拉下她的高同鞋, 裙子, 絲襪.. 以及  
蕾絲內褲.  

由貴抽出瞭手, 此時的友珊已經是慾火焚身瞭, 卻仍舊咬緊牙  
合坐起到, 集中殘存的意志, 去由貴身上1掌擊出!  

想不來由貴身手比她更快, 去下1蹲, 避開瞭友珊的攻擊, 接著  
伸腳1絆, 友珊立即重心不穩, 跌瞭下到...  

由貴立即伸出兩手罩上瞭友珊的雙乳, 接著打開雙腿接住她, 硬  
挺挺地就自正面入進瞭友珊的身體!  
  
「啊!....」友珊隻覺得下身傳到1陣痛楚, 珍貴的處女血流瞭出  
到...  
「你... 你這不要臉的傢夥!... 你... 啊...」友珊連忙想要推開,  
然而雙乳立刻傳到1陣酥麻, 緊接著都身的元陰和力氣不斷地被  
雙峰上暖和的雙手吸走...  
「糟! 吸乳大法!... 啊... 啊....」  
由貴復開始搖撼起下身, 上下夾攻, 友珊根本無力抵抗... 隻見  
她慢慢不支, 最後元陰被吸絕, 倒在由貴的懷裡...  
由貴抱著她翻過身到, 溫和地在她耳邊吹著氣, 「小珊, 妳需要  
1個能徹底制服妳的男人到愛妳...」  
失往都身功力的友珊, 被這氣吹進耳根, 睜開眼睛, 復陷進瞭由  
貴雙眸漂亮的深潭中... 漸漸的, 深潭包圍著她... 她覺得自己漸  
漸融化瞭...  
  
最後, 友珊隻覺得1陣暖流註進子宮, 接著就失往瞭曉覺...  
  
  
(九) 宛庭  

由貴把失往曉覺的友珊溫和地放下到, 愛護地用自己的襯衫蓋著  
她, 免得她著瞭涼...  

最後是宛庭瞭.  

由貴抱起不醒人事的宛庭, 輕輕地解開她的釦子, 脫下她的襯衫,  
拉下她的裙子, 脫掉她的高同鞋...  
然而, 當由貴的手想要解開她的胸罩時, 手卻縮瞭歸到...  
「可惡!」  
原先, 宛庭的胸罩有防禦妖魔的能力, 由貴無法解開.  
由貴再1試, 宛庭的蕾絲內褲也是1樣.  

由貴拿到破法水, 然而宛庭的胸罩和內褲法力好像強得多, 破法水  
也沒有效...  

這時, 遙處傳到車子的聲音...  

xxx  

宛庭醒到時, 發覺自己躺在1間雅致的臥室裡... 身上蓋著1條毯  
子, 毯子下隻剩下胸罩和蕾絲內褲.  

這時, 房門開瞭, 紀蓉走瞭入到.  
「園長, 您醒瞭?」  
「是啊... 這裡是什幺地方?」  
「喔, 這是是佛寺的客房. 妳們在路上中瞭妖魔的催睡毒香, 大傢  
全昏瞭過往, 差點被妖魔侵害,所幸佛寺的老婆婆及時趕來, 殺死  
瞭妖魔, 大傢全已經安都地被救出到瞭.」  
「其他人呢?」  
「喔, 她們在別的客房歇息.」  
「那被妖魔操縱的人呢?」  
「老婆婆講, 妖魔已經死瞭, 她有解藥, 被操縱的人會恢又的.」  
「真的嗎... 那我就放心瞭... 」  
宛庭坐瞭起到, 感覺有些暈眩...  
「對瞭, 我的衣服呢?...」  
「妳們的衣服全沾上瞭妖魔的毒香, 已經拿往洗瞭. 對瞭, 老婆婆  
講, 為瞭安都起見, 請大傢脫下貼身的衣物, 在花池泡澡, 洗凈身  
上的毒, 然後換上新的衣裳.」  
「好的, 請帶我往吧.」  


紀蓉帶著宛庭到來1間浴室, 浴池已經放好瞭暖水, 上面還飄著滿  
滿的薔薇花瓣, 薔薇花香飄滿瞭整個房間.  
紀蓉復端到1盞茶, 「老婆婆交代, 要飲這盞花茶, 好解除體內殘  
餘的迷香.」  
「好的, 請放在旁邊.」  
「就這樣瞭, 我在外面. 待會您進池以後, 我會到給您按摩, 這樣  
會恢又得快些.」  
「好的, 謝謝妳.」  
紀蓉離開瞭.  

宛庭脫下瞭浴袍, 脫下瞭護衛自己的胸罩和蕾絲內褲, 裸著身子  
徐徐入進浴池中.  
  
「嗯... 真是舒暢...」  
花池的香味沁進都身肌膚, 渾身舒服, 宛庭感來賞心悅目, 精神也  
恢又瞭不少.  
緊接著, 宛庭復喝瞭1口1旁的花茶, 茶方進口, 1股撓醇徘徊  
口中, 久久不散.  
「真是好茶呀...」  
宛庭閉上眼睛, 感覺彷彿置身仙境1般.  

這時, 浴室的門開瞭, 紀蓉走瞭入到.  
「讓我為您按摩1下吧.」  
「好的, 麻煩妳.」  

紀蓉伸出玉手, 開始按摩宛庭的肩膀和頸子.  
「嗯... 舒暢多瞭.」  
「老婆婆留給我1本書, 上面有簡樸的按摩技法.」  
「原先是這樣.」宛庭覺得身子不再那幺緊繃瞭, 開始放鬆下到.  
「對瞭, 老婆婆呢?」  
「哦, 她帶著徒弟上山歸學園往瞭, 望望有沒有其他妖魔.」  
「老婆婆還拿著那隻銀色的手杖嗎?」  
紀蓉想瞭想.「喔, 對啊... 」  
「那是法器. 聞講老婆婆靠著她, 剷除瞭不少的妖魔呢.」 宛庭想  
起許多老婆婆的事.  
「是的. 事後我們要好好向她致謝才是.」紀蓉繼承按摩著.  

  
泡瞭半個時辰, 宛庭感覺有些累瞭.  
「我想起到歇息1下.」  
「好的, 我往拿毛巾和新的衣裳到.」  


紀蓉離開瞭.  
宛庭多年到經常到佛寺聞老婆婆說道, 她歸想起上次見來老婆婆  
時的種種, 驟然---  
「咦!」  
宛庭猛然記起, 老婆婆的銀手杖往年在1次除妖的戰爭中, 已經和  
妖魔跟回於絕瞭! 她的新手杖應該是金色的!  

「古怪, 那紀蓉碰到的是...?」  
宛庭忽然蘇醒瞭大半.  
「事情有點不對勁.」  
宛庭趕快起身想要出浴, 沒想來都身似乎給池水溶解瞭1般, 軟綿  
綿地, 起也起不到...  
「糟糕, 這是陷阱...」  
宛庭想起自己的胸罩和蕾絲內褲, 轉頭1望, 不曉何時已經被收走  
瞭!  
「這下糟瞭...」  

浴室的門復開瞭, 但是到的不是紀蓉, 而是1名英俊挺秀的男士,  
上身赤裸著, 下身則隻圍上瞭1條浴巾.  
  
宛庭趕快交叉雙手, 蓋住自己的雙乳, 並夾住自己修長的雙腿,  
「你...你是誰?! 不要過到!」  

雖然宛庭不認得他, 可是那對雙眼復有著莫名的認識.  
  

「什幺不要過到? 我是你老公啊! 婉鈴!」  


「什... 什幺... 」宛庭大驚失色.  


「不錯! 我是妳十年前為瞭搶取財產, 狠心毒死的老公永桂!」  
「你... 不可能... 」  
「哈哈哈, 妳這個狠心的女人, 把我毒死以後推下斷崖, 坐享  
龐大的遺產, 改名宛庭, 來荒山野地辦學校, 還每天食齋唸佛,  
是不是指望能減輕1些罪孽呀?」  
  
「你... 」  
「幸好我命不該盡, 碰到高人救歸1命, 復傳授我武功! 我改  
名易容, 等瞭十年, 終於等來這1天!」  


宛庭慌忙咬緊牙合, 想要起身逃走, 然而都身復酥復軟, 幾次  
牽強起身, 復跌歸池中...  

「呵呵... 為瞭我們夫妻重逢, 我特地為妳準備瞭這『貴妃花  
池』和『貴妃花茶』. 女性泡在這花池中, 剛開始身心舒服, 超  
過1刻鐘後, 就會內力都失, 渾身酥軟, 無力出池, 惟獨任人擺  
佈.... 」  
「你... 」  
由貴坐來浴池邊, 摟住宛庭的香肩.  
宛庭想要擺脫, 然而雙峰被由貴輕輕1握, 立即眼冒金星, 幾  
乎失往曉覺, 緊接著1股暖流自雙腿深處流出...  

「喔, 還有花茶, 這茶後勁十足, 飲瞭以後, 身體隻要遇到男  
人, 立即就會慾火中燒...」  

由貴把手伸進瞭池中, 宛庭隻覺得自己被愛撫瞭幾下, 就已經  
洩瞭好幾次身, 幾乎支撐不住瞭...  

由貴把嬌弱無力的宛庭從池裡抱瞭出到, 歸來房間, 放在純白  
柔軟的大床上.  
  

「別擔心, 雖然經過瞭十年, 我還是記得妳最喜歡什幺.」  
「你... 啊! 啊! 啊!... 」宛庭現在已經是1絲不掛, 失往  
瞭胸罩和蕾絲內褲的護衛, 身上最敏銳的關鍵11淪落在由貴  
的手中.  
很快的, 宛庭潔白的肌膚開始透出紅色, 朱唇微張, 喚吸  
急促起到...  
由貴見時機成熟, 拉下瞭自已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_国产自拍在线观看_久久er国产免费精品